学视频剪辑报个班的多少钱(影视剪辑副业是馅饼还是陷阱)

抖音秀 17583 0

  现在的视频剪辑学费,一般情况下都是3000~10000不等。其中里面包含的内容也是比较多的,能够学上几年左右,主要里面的课程,是可以无限回放的。所以他的要价高,而且还给你配备了老师。

  “0门槛”、“三周快速上手”、“月入万元很轻松”…….在社交媒体上,关于影视剪辑、短视频运营的广告铺天盖地。在广告宣传的蛊惑下,王丽(化名)决定花费9.9元试水。

  王丽在重庆一家从事旅游业务的国企工作,近两年公司效益不好,但清闲稳定,王丽决定找一份兼职。

  旅游管理专业出身的她对影视剪辑和新媒体运营不算精通,但平日里喜欢追剧、追综艺,也偶尔动手剪辑“二创”,因此希望通过专业课程,将影视剪辑发展成职业。

  9.9元的直播课程一共有6节,每节课大致30分钟。直播中,讲师卖力推销视频剪辑VIP课程,售价为9800元,由60节课程组成,涵盖影视剪辑、社交媒体运营、如何涨粉和盈利等多个领域,讲师还承诺“毕业后包订单,每月收入保底1万元”。

  王丽有些心动,她觉得9.9元的课程“什么都讲了,但什么都没讲透”。于是咬咬牙下单了VIP课程。

  她用一个半月的时间上完了全部课程,随后,她被讲师拉到了接单群里,出乎意料的是,每天订单量极少,而且还要抢单。一个月下来,她一共接了2单,每单200元,月入共计400元,与培训前承诺的“保底过万”大相径庭。

  王丽随后联系了培训机构负责人,负责人却向她“大倒苦水”,说近期订单少了很多,之后订单会慢慢多起来的。王丽并不相信这套说辞,她决定申请退款,但3个月过去了,发起的退费事项如泥牛入海。

  像王丽一般有“副业梦想”的年轻人不在少数。据猎聘发布的《中国人力资本生态十年变迁白皮书(2011-2021)》调研数据显示,2021年有51.85%的职场人拥有副业,相比2011年提升33.1%。

  在商家的包装下,影视剪辑、电子书配音等新职业被视为是适合新手快速上手的兼职方向。实际上,学员被看似火爆的市场行情所吸引,却被培训机构“精准收割”。

  “月入8000元是生死线”

  “这个女孩名叫小美”、“这个男孩名叫小帅”……影视剪辑、有声书配音等职业,近两年呈现火爆态势。

  2022年6月,在北京一家新媒体营销公司工作的罗毅(化名)决定辞职,回到老家山西晋城专职运营自己的自媒体账号。这个账号是他在2021年创建的,主打影视解说类内容。

  罗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那时他兼职的收入每月在5000元以上。“每天晚上下班回去做,坚持了一年多,实在是太累了。”

  权衡再三后,罗毅决定放弃北京的工作,回到老家晋城,全职运营账号,“其实做自媒体收入比不过在北京的工作,但在老家生活成本很低,攒的钱更多了。”罗毅说。

  如今,罗毅在全网大约有50万粉丝,主要集中在抖音、西瓜视频和B站,收益则主要来自抖音的橱窗带货和相关任务奖励。这几个月,罗毅每天解说一部电影,分上中下三期发布。在抖音上,视频的阅读量基本稳定在15万左右,最高的一条阅读量达到了120万。

  罗毅的收入也水涨船高,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近几个月他的收入平均在1万元左右,“做自媒体的话,月入8000元是个’生死线’,不管是兼职还是全职,不到这个数字的话,账号也很难谈得上有商业价值。”罗毅说。

  但也并非所有“副业变现”的梦想都能成为现实。

  上大三的大学生小洁(化名)在短视频上刷到了1元的配音课程,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报了名。

  “老师说自己通过配音月入过万,如今已经是专职做这行了”,小洁说。每天的教学也很简单,讲师会发在群里一些绕口令、长难句,要求学员发语音,她会逐一的纠正错误,并示范标准读音。

  但课程开始后的第三天,小洁便觉得不对了。“讲师很会鼓励学生,基本都是夸为主,之后她开始推销自己的课程,售价是888元,对这个几乎免费的配音群也就没那么用心了。”小洁观察到,50人的群里,有7、8个人报名了进阶课程。

  小洁曾向播音主持专业的朋友咨询,才得知即便是他们,也并非每个人都能将配音作为兼职。于是,小洁放弃了靠声音吃饭的想法, “别拿自己的副业,去PK别人的主业。”小洁说。

  网红机构暴雷,老牌平台IPO

  副业热潮下,以此为生的平台和机构命运也大不相同。有培训机构“暴雷”,创始人负债超过10亿元,也有平台因此冲击IPO。

  2022年6月,明星职业教育平台开课吧创始人、CEO方业昌发表了一封致员工的内部信。

  内部信里,方业昌表示,过去几个月开课吧的现金流缺口在1亿元左右,这也是导致员工工资晚发和部分学员退费延期的主要原因。方业昌表示,自己通过信用借款、投资抵押以及资产抵押等方式已经负债超10亿元。

  2020年8月,主打线上教育的开课吧从老牌职业教育机构慧科集团中分离,正式独立运营,同时获得了5.5亿元的A轮融资,经历2021年的快速发展,开课吧的员工数一度飙升至6000人,并在2021年7月拿下6亿元的B1轮融资。

  内部信中,方业昌坦言,受经济大环境等影响,职业教育行业虽然需求旺盛,但也面临学员购买力下降带来的增长乏力问题。

  同时,过去三年的高速发展也为公司埋下了很多隐患。公司将从6000人的规模缩减至1000人左右,并专注在内容、渠道和私域的增长。

 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,开课吧的微信和微博均在2022年7月之后停止更新。目前“开课吧”官网仍可以正常打开,但原本大量9.9元低价导流课均已下架,目前力推的线上课程价格均在千元以上。

  与此同时,另一个靠副业接单起家的平台猪八戒网近期再度递表港交所。这已是猪八戒网第三次冲击IPO。

  2006年,猪八戒网由朱明跃在重庆创立,也是国内最早的一批独角兽企业。

  猪八戒网最开始靠“威客网站”起家,即连接自由职业者(威客)和甲方公司(买家)的任务对接平台。雇主在平台上发布需求,服务商和个人接单,猪八戒网则在其中收取佣金。后来,猪八戒网逐渐开始上线了商标注册、报税记账、广告推广以及订单管理等服务。

  招股书显示目前,猪八戒的智慧企业服务收入(包括财税服务、知识产权服务以及科技咨询服务)已经成为最主要业务,贡献总收入超过四成。而最初的匹配服务收入则从2019年的7100万元下滑到2021年的4100万元,2019年-2021年,成交客户数分别为23.21万、25.99万和33.07万。

  与此同时,大量新兴的兼职众包平台也正在抢夺猪八戒网的市场。目前,多家互联网大厂均推出了兼职众包平台,如字节跳动旗下的“竹节”,美团的“满天星”以及京东的“京客服”等。

  外包和兼职工作包括标注、翻译、数据采集、分享、审核等。据媒体报道,通过自建的兼职众包平台,大厂会将边缘业务以低成本的用工价格外包出去,进一步降低企业的运营成本。


标签: 视频剪辑